贝思赫国际医疗
赴美就医癌症患者:曾在国内8次化疗、17次放疗

        杨女士是国内某公司高管,2014年7月,身患非小细胞肺癌的她,在经历国内8次化疗、17次放疗全部失败后,最终选择了赴美放疗就医。近年来,选择赴美就医的中国患者逐渐增多,美国的癌症患者五年生存率远高于国内,美国有全球最好的医院和医生,美国有国内没有的靶向治疗新药……这些独特的优势都给赴美就医的重症患者带来希望,而杨女士的命运,在赴美就医后,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杨女士赴美就医的医院: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
  2013年8月,杨女士因反复干咳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疑似肺癌。经过一系列转院,杨女士最终确诊为肺腺癌——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种。在国内医院专家的建议下,从2013年8月到2014年7月,杨女士进行了8次化疗、17次放疗,但复查结果显示,杨女士右上肺及邻近右下肺内斑块状软组织密度病变、右锁骨上肿大淋巴结,FDG代谢增高,考虑有活性肿瘤组织存在伴淋巴结转移可能。
  这意味着,前期所有治疗全部失败。
  2014年7月,杨女士通过在美国留学的女儿了解到,麻省总医院是美国排名前三的医院,而且在肺癌的科研方面投入全美第一,于1996年开创了肺癌的基因靶向治疗。国内治疗的失败,让杨女士萌发了赴美就医的想法。
  在选择中介服务机构的时候,出于慎重,杨女士让女儿亲自联系了麻省总医院,据院方回复,麻省总医院自2011年起,即与中国最大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盛诺一家签订了官方合作转诊协议。杨女士这才放下心,电话联系后,将自己的病历、影像、病理标本寄给了盛诺一家。经过整理病历、翻译病历、预约医院、办理签证等一系列琐碎事务,三周后,杨女士登上了飞往麻省总黑医院所在地——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班机。
  到美国的第二天,杨女士就见到了主治医生,首次沟通大约进行了1个小时。因为有之前详尽的英文转诊病历,医生评估病情顺利了许多。
  在美国医生的指导下,杨女士做了超声引导下锁骨上肿瘤穿刺,以进行基因突变靶点检测。4周后,检测结果出来,杨女士的ROS1存在基因重排,这种突变在肺癌患者中存在的可能性只有1%,但却真实地在杨女士身上发生了。这意味着,她可以使用另一种靶向治疗药物——克里唑替尼。
  “基因检测我在南京也做过,当时的结果显示全是阴性,没有发现突变。”杨女士说,“国内基因靶点检测的点只有10来个,而美国多达两三百个,差别太大了。”这一检查结果是她此次赴美就医最大的收获。
  按照美国专家的治疗方案,杨女士不用进行手术,只需终生服用靶向药物,每三个月进行一次复查。前不久杨女士在南京的一家医院进行复查,结果显示,转移病灶被控制住了,肿瘤缩小了一半。
  1%的几率对有些人来说,可能跟中500万差不多;但是对于赴美就医的杨女士来说,却代表着生存的希望。